六合彩开奖

樊英民:木斋——牛运震一个少为人知的别号

选择字?#29275;?a href="#" onClick="JavaScript: changeFont(1);">大   本文共阅读 216 次 更新时间:2019-11-18 20:40:45

进入专题: 牛运震  

樊英民  

   清代著名廉吏、学者牛运震,字阶平,又字真谷,堂号空山,世称空山先生。这是人所习知的。他还有一个别号木斋,似未曾有人说过。下边写下论证过程,以供商榷。 

   《颜氏家藏尺牍》(中华书局据"丛书集成初编"本排印,1985)卷四,收有颜懋伦尺牍五件,其中一件全文如下:

   ?#23383;?#34892;不笃,嬉于问学,养志未逮,已背終天。徒以居近贤豪,道存汲引,仰干铭阡之文,遂蒙表幽之志,盥沐捧诵,可久可传。母氏懿则,与昭来裔。兼之惠书郑重,词旨往复,足下之于伦可谓厚?#21360;?#26041;其营葬,瞿瞿在迷;一书未报,甘蹈慢略,亦恃大君子下哀有丧,不相督过耳。今者封树始毕,练祥遂逾,乃欲濡毫伸纸,一谢明恩。而闻足下有事去官,方?#26412;?#29702;,惊谔走讯,竟非妄传。?#27063;?#32034;之弹奏,益见子虛,足下之于遇可谓冤矣!以足下之诗之厚,而际所遇之冤,处荒寥无告之境,为迟久不答之书,此中之蕴结悲愤,盖可知?#21360;?#28982;历观古今名卿志士,屯邅留落,十人而?#29275;?#20449;而见疑,邹阳所痛,足下又其一耳。况贤者不以荣辱易心,圣朝不以疑似弃?#29275;?#26376;以翳而益明,树得雨而见洁,王临川尚云其难合也,祗以见正也,又何足足下累之耶!伯父伯母体气何如?顾爱既深,中或芥蒂,是足下所委曲者,计此时当已释然?#21360;?#35880;此上候,并祈转达鄙意。志文二幅,未及装潢,附呈订正,行状一本,统希鉴入。舍侄得托门墙,气质可变,凡此皆足下大造吾家者,书之志感;令彼阅之知黽勉耳。姚奴至,以途费渎?#29275;?#23567;人狥利,不复?#20284;?#20027;,非足下孰为谅之,而羞颜亦不免也!读孟坚《宾戏》,差自解耳。临书怅惘,不宣。上木斋学兄先生师席,曲阜姻小弟在制颜懋伦稽首。时丁卯嘉平二十有八日。

   这通尺牍后署"上木斋学兄先生师席"。这个木斋,未见有人注出是谁。笔者认为应就是牛运震。因为其中所叙事与牛运震生平?#24405;?#23436;全相合。

   首先,称木斋"学兄先生师席",这是颜懋伦对牛运震一贯的称呼。《颜氏家藏尺牍》另两通致牛运震书的称呼分别是:"阶平大?#36136;?#24109;,弟颜懋伦顿首白","曲阜学小弟颜懋伦顿首启上阶平大?#36136;?#24109;"。事实上颜懋伦年龄比牛运震大,他在《送牛平番归窆》说过"君年五十二,尚少余三龄",但一直自称小弟,这既是出于礼貌,也表现出对牛运震学问?#26408;?#20208;。

   其次,颜懋伦在书中谈到了木斋为自己的母亲写墓志的事:"仰干铭阡之文,遂蒙表幽之志,盥沐捧诵,可久可传"。这篇墓志,应就是收在《空?#25945;?#25991;集》卷七的《颜孺人孔君墓志铭》。该文说孔君"既殁":"其子懋伦及其出降子价,走出状于甘肃西陲之平番,以属运而为之志与铭……"。志中说"孺人以乾隆十一年十一?#20262;洹?#21330;之明年,合葬赠君于……"是作于亁隆十二年。而懋伦的尺牍款署丁卯嘉平,乾隆十二年正为丁卯年,时间正合。

   第三,颜懋伦书中谈到了木斋官场蒙冤的事:"闻足下有事去官,方?#26412;?#29702;,惊谔走讯,竟非妄传。?#27063;?#32034;之弹奏,益见子虛,足下之于遇可谓冤?#21360;?下边举历史上事以宽慰之。而牛运震正有因无端被劾的事,见其去世后其父牛梦瑞所作《行状》:"然忌者愈多,乃摭拾去年受受万民衣?#35770;?#32610;职。城中民数百号于庭,声彻内外,欲赴省保留……"此事蒋致中《牛空山年谱》系于乾隆十三年秋,证之懋伦此书,其事似应在乾隆十一年就已开其端。按乾隆十一年底发生了固原兵变?#24405;文?#27491;月,陕?#39318;?#30563;庆复及甘肃巡抚黄庭桂?#19978;?#21484;平番知县牛运震?#36132;?#24179;?#20849;?#19982;处理。因表现突出,上峰已准备提拔,这才引起宵小的忌妒,以致被劾。嘉平即腊月,这说明至少在乾隆十一年冬天,远在曲阜的颜懋伦已经听到了他被劾的消息。这通尺牍对研究牛运震生平无疑具有重要的价值。

   第四,颜懋伦书中有"舍侄得托门墙"语。他这个舍侄应指颜崇枱,得托门墙指与牛家结为姻亲,是牛运震的女婿。《空?#25945;?#25991;集》卷七《协办礼部仪制司行人司行人颜公墓志铭》有:"崇枱,余婿也。"据《颜氏族谱》,祟枱是颜肇维长子懋龄第三子,而懋伦与懋龄为堂兄弟,正可称为舍侄。

   从以上所列四点,可?#36816;?#39068;懋伦此札的受者木斋非牛运震莫属,应无疑问。

   无独有?#36857;?#39068;氏家藏尺牍》卷四还有颜懋价致木斋一书,录如下:

   价再拜木斋先生?#35789;攏?#21035;来九年所矣,虽修候缺如,而毎遇东使,无不讯我故人。风声所树,不?#24581;?#38754;耳。向闻将为阳城大夫,比?#27835;?#31227;治平番,所期?#35789;?#20026;古贤?#36857;?#19981;欲以无益寒暄妄烦左右也。价自遘悯以来,诸事都?#24076;?#26080;复平生,而家兄以本生家母久病引疾,幸无覆餗,即日可抵里,或?#35789;?#25152;愿闻也。舍侄就婚,得奉郗公清诲,当可有成,痴叔辈实有?#25991;?#20043;待?#21360;?#33016;中久不用古今浇灌,匆促寄此,?#27425;?#24179;安,言罔攸择,惟?#35789;录?#20043;,不宣,价谨再拜。丙寅清和中浣之一日。

   颜懋价是懋伦的胞弟。此书款署丙寅清和,即乾隆十一年四月,早于上一篇一年多。书中的"向闻将为阳城大夫",阳城大夫指谏议大夫,是说听到有牛运震将升任言官的消息;"比?#27835;?#31227;治平番",指牛运震由秦安令调任平番令,这是乾隆十年六月的事。"家兄以本生家母久病引疾,幸无覆餗,即日可抵里……",指的是时任鹿邑县令的颜懋伦因其母病而辞官回曲阜奉养,可知作?#35829;?#26102;其?#24178;?#22312;,与上文引牛运震撰其母墓志记其母卒于乾隆十一年十一月可互相印证。问题在"价自遘悯以来"句,"遘悯"指的是父?#24178;?#20107;。其?#24178;?#22312;,何言遘悯?査《颜氏族谱》,才知道懋价有"出为仲父肇充嗣子"事(上引牛运震《颜孺人孔君墓志铭》中的"出降子价"也是此意),原?#35789;?#39068;懋价出嗣给其叔肇充,此时肇充或其妻去世,任肥城教谕的他正在家守制,故有此说。而书中之所以特别强调懋伦的"本生家母",也正是为了要与嗣母有所区分。

   颜懋价此书中也提到了"舍侄就婚",比其兄说的"舍侄得托门墙"更加淸楚明白。"得奉郗公清诲",应是用《世说新语·德行》中郗鉴和其侄郗迈的典故,在此书中以郗公指牛运震。

   综上所述,说木斋就是牛运震,并无任何扞格之处。应该是一个可以确定的结论。

   《颜氏家藏尺牍》所载颜氏兄弟致牛运震书多件,有称阶平者,有称真谷者,唯有这两件称为木斋。按古代文人有?#19981;?#33258;取别号的习惯,和牛运震同时的金农竟有别号二十多个。有的别号用得多,有的用得少,也是很正常的事。可能牛运震出仕前曾用过木斋之?#29275;?#21518;来放弃不用,而当年的朋友还依老习惯称呼,所以出?#33267;?#20196;后人感到陌生甚至完全不解的情况。弄清了这事,对于深入了解研究其人无疑是有意义的。

   (颜懋伦、颜懋价以及懋?#21462;?#25035;企等兄弟,与牛运震既是朋友又是姻亲,关系很深。懋伦曾与运震同时被山东巡抚岳濬举荐参加博学鸿辞科?#38469;裕?#25035;侨与运震互相称赏,情同手足;他们的诗文集中都有相互赠答之作。笔者撰?#23567;?#29275;运震与颜氏兄弟》,此处不赘。)

  

  

  

  

  

    进入专题: 牛运震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fjqdu.tw),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fjqdu.tw/data/119087.html
文章?#19995;矗?#20316;者授权爱思想发?#36857;?#36716;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fjqdu.tw)。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29275;?)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19995;矗篨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24895;?#36131;。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六合彩开奖
云南时时彩软件 6场半全场14092期分析 国标单机版麻将下载 红警秘籍 吉林快3交流群 彩票倍投 吉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贵州11选5 加盟吉野家能赚钱吗 广东快乐10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