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彩开奖

陈海儒 李巧宁:口述史视野下陕西农村妇女的生育困境(1949-1980)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7 次 更新时间:2019-11-18 19:57:58

进入专题: 口述史   陕西   农村妇女   生育   困境  

陈海儒   李巧宁  


口述史视野下陕西农村妇女的生育困境(1949-1980)

陈海儒   李巧宁[a]  

  

   摘要:1949-1980年间经历过生育的农村妇女的口述史生动、鲜活地展示了这一时期农村妇女生育的种种困境。缺乏?#34892;?#30340;避孕节育措施使妇女被不断怀孕所困扰,没法掌控生多生少、何时生育。分娩条件简陋,方法原始,完全靠自然力分娩,一切听天由命,给产妇和婴儿健康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孕期、尤其是分娩后,产妇得不到应有的营养与足够的休息,落下不少病痛。普遍缺吃少穿,成年累月为生计奔波,致使农村妇女养育子女的过程充满艰辛和无力。

   关键词:口述史;陕西;农村妇女;生育;困境

  

   生育不仅是农村妇女人生非常重要的内容,而且关系到农村社会的和谐发展。1949年以前,除了中华民国政府曾以“堕胎罪”干涉人工流产外,生育几乎完全是自然行为、家族行为,国家很少介入。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采取一系列政策介入生育,把生育与国家发展紧密关联起来。考察1949年以后农村妇女的生育困境,是?#40092;?#21516;时期农村妇女生存境遇、农村社会发展状况的重要切入点,也可以为理解国家与农民互动关系提供有益的思考。

   1980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21507;薄?#20849;青团员的公开信》发表后,国家启动了“一胎化”生育政策。与此同时,农村开?#38469;?#34892;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被从集体化体制中解放出来,物质生活水平迅速改善,生育观念与生育环境也发生了明?#21592;?#21270;。为便于论述,本文拟以1980年“一胎化”政策推行为时间下限,?#33268;?949-1980年农村妇女的生育困境,且选择笔者比?#40092;?#24713;、地垮黄河和长江两大流域、南北地理与人文环境差异较大的陕西为地域。

   到目前为止,涉及1949-1980年农村妇女生育的成果仅有(美)贺萧《生育的故事:1950年代农村接生员》[1],胡桂香《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与农村妇女》[2]、《1950年代的新法接生与农村妇女生育?#19988;洹穂3],陈海儒、李巧宁《1949-1965年的生育宣传与农民反应:基于陕西的实证研究》[4]等论文。另外,李巧宁、陈海儒的专著《陕西农村妇女的日常生活:1949-1965》[5]第三章“生育:传统与现实之间的纠结”对1949-1965年陕西农村妇女的生育状况进行了阐述;(美)贺萧?#37117;且?#30340;?#21592;穡?#20892;村妇女和中国集体化历史》[6]一书中用“接生员”、“母亲”两个部分展示了陕西农村妇女口述中的集体化时期生育状况。其他相关作品如杨发祥《当代中国计划生育史研究》[7]、全津《当代江西计划生育历史研究》[8]虽涉及1949-1980年的生育问题,但主要是围绕政策变化进行全景式勾勒,?#36873;?#22919;女”作为一个整体,没有因为农村妇女的生育与城镇妇女有很大不同,以及农村妇女占中国妇女的绝对多数而对“农村妇女的生育”进行专门论述。也有一些论著虽论及1949-1980年农村妇女的生育,但限于篇幅,论述极为简略,如李巧宁、陈海儒《口述史料中陕西农村妇女的日常生活:1950—1965》[9],阎云翔著、龚小夏译《私人生活的变革:一个中国村庄里的爱情、家庭与亲密关系 1949-1999》[10]?#21462;?

   此外,现有关于1949-1980年农村妇女生育的一些成果虽?#40644;?#20102;以往宏观叙事的做法,做了非常有价值的微观探索,但还没有系?#31243;致?949-1980年农村妇女生育困境的成果?#24576;?#20102;贺萧、胡桂香等极少数学者的成果之外,大多数成果运用的史?#29616;?#35201;限于档案史料、报刊史?#31995;?#31532;三方的记述,直接来自农村妇女的史料非常稀缺。1949-1980年间经历过生育的农村妇女大多健在,且思维清晰,她们的口述史能生动、鲜活地展示这一时期农村妇女生育的方方面面。本文拟以扎实的口述史料为基础,对1949-1980年陕西农村妇女的生育困境做微观实证探究。


一、为孕所困?#20309;?#27861;?#34892;?#25484;控胎数


   1954年11月10日《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关于改进避孕及人工流产问题的通报?#20998;?#20986;,卫生部改变以往限制节育的政策,不再限制避孕节育,一切避孕用具和药品均可在?#35856;?#19978;销售,对人工流产放宽管理。事实上,直到1963年国家开展大规模计划生育宣传之前,农民一直极少接触避孕用具和药品,对它们知之甚少,甚?#21015;?#23384;恐惧,也无力购买。再?#30001;希?963年以前,偏远农村生育率虽高,但分娩方式的不科学、医疗和看护条件的落后,导致婴幼儿成活?#23454;停?#20799;童夭折现象比较多见,不少农民没有流产、节育的需求,生育几乎完全是纯自然行为。

   有一部分农民虽觉得无节制的生育既影响妇女健康,又加重?#24605;?#24237;养育的负担,但囿于传统的“命运”观点,认为“娃是命里注定的,该生十个,生八个都不行”[11],也就听之任之。实在不堪忍受生育之累的,苦于找不到?#34892;?#30340;避孕办法,只能借助一些民间土方、偏方来避孕或堕胎,比如,有的把青?#21892;?#30910;成粉末,掺黄酒内服,有的用生漆盖子?#22659;?#27748;喝;[12]有的把一种汁液腐蚀性很强、俗名?#23567;?#19969;丁根”的植物茎剥皮后通过女性下体放入子宫,[b]有的喝碱水或吃红花打胎,[13]有的故意干重活,或使劲用手拧肚子,或用裤带紧勒肚子,或把肚子使劲顶到东西上以使流产。[14]这些方法不仅效果差,而且摧残妇女健康。

   1956、1957年《陕西农民》报在宣传节育时,刊登一些避?#34892;?#20559;方,如《这样就能少生娃》[15]、《紫茄子花能避?#23567;穂16]等,讲育龄妇女在月经过后3-5天内,用温开水服用清明节前后出生7天?#38405;?#30340;蝌蚪,或者产妇生了孩子满一月、月经完全干净后,以黄酒做引子,?#32570;?#24178;、研成粉末的紫茄子花苞14个,就可以避?#23567;?#19988;不说这样的偏方是否有用,农村妇女忙于田间和家里的各种活计,再?#30001;?#25991;化水平的限制,很少?#35789;?#35835;报,这样的宣传难以被她们知悉。

   1963年,全国性的严重困难时期过后,陕西省除了开始在部分?#23567;?#21439;向城镇?#29992;?#20570;计划生育宣传外,还选择个别农村作为试点,宣传计划生育的观念和使用避孕套、宫颈帽、节育环、做男女结扎?#36136;?#31561;节育办法,并组织医生到生产队入户为妇女戴节育环。不少农村妇女对节育用?#26041;?#20449;将疑,甚至充满恐惧,有的怕伤害身体,有的怕不方便。1966年正月结婚的陕西眉县田家寨村妇女肖氏回忆1966年冬天看到1930年出生、已有五个子女的堂嫂在家里被戴节育环的情景:?#31508;保?#21160;员育龄多子女的妇女戴环,人都不习惯,心里害怕,堂嫂吓得大哭,医生责备:“给你戴个环么你哭啥呢!?#22868;?#20010;人强行把堂嫂控制住,才在炕边给戴了环。[c]

   1931年出生的合阳县路井镇妇女赵菊兰和丈夫侯永禄1964年对?#20843;?#21435;做绝育?#36136;酢?#36825;一问题的?#33268;郟?#24456;能?#20174;車笔?#20892;村妇女?#25200;略?#29983;娃,又对绝育?#36136;?#20805;满担忧的矛盾心情。赵菊兰到1964年时已经生了7胎,自从“生过第三个孩子后,就不愿再生了,曾?#20302;?#22320;问巷里人要过打胎药,悄悄吃了,也不顶事,气得她有时暗暗地从炕沿上往下跳,企图达到堕胎的目的,但仍不顶用”。[17]1261964年3月,侯永禄偶然间得知路井镇医院来了一位会做绝育?#36136;酢?#21487;以让人一辈子不再生娃的医生,便回家和妻?#30001;?#37327;,想去做?#36136;酢?#22827;妻俩担心?#36136;?#39118;险大,一番权衡与争论后,才决定由侯永禄去做。[17]127-128

   如果?#25285;?#20399;永?#29615;?#22919;担忧的是绝育?#36136;?#30340;风险,那么1931年出生的张?#31995;?#24515;的是?#36136;?#33457;钱和害羞。1957年,张氏带着分别生于1949、1953年的两个幼子从陕西商县迁到眉县,1958、1960、1963、1965、1967-1969、1971年再先后生下6个子女,为自?#20309;?#27861;控制生育而苦恼,但1965年前后听说可以做节育?#36136;?#26102;,她却没有做:

  

   ?#37326;?#19977;个娃?#27982;?#35201;,我生了八个,留了五个。……简直叫娃把我一辈子缠得,我都害怕了!……土方(流产)不顶用,我推磨?#23588;?#20102;把肚子压,黑了(睡觉时)把肚子撮成疙瘩拧……把娃拧不下来?#30784;!?963年,那阵?#37326;?#25105;老四抓下时间不长,那阵没有计划生育,后截再有一两年才有计划生育了。……?#24605;宜导?#21010;生育呢,我?#31561;?#30475;嘎,不去要是再抓下娃了咋办。去了,?#24605;?#35201;钱呢,还要你丈夫写保证书,才给你计划生育呢。计划生育,花多少钱你就要认多少钱。后来,老汉?#25285;?#33457;钱咱想办法借都行,(他)叫我去(计划生育)。叫?#20197;?#20154;面前?#25285;?#33258;己要节育的)话?#37326;?#19981;到,我嫌哂[哂:害羞,被人笑话]很,没去。[18]63-65

   怕也罢,羞也罢,生得太稠太多带来的养育疲惫是很多家庭承受不了的。如果婴儿生下之后再溺死或送人,虽然可以避免照看之累,但十月怀胎的身体负担,以及孕期无法?#34892;?#29031;看已经出生的幼儿,仍是难以摆脱的困境。加之,到1970年左右,经过几年的宣传、动员和?#23548;?#25140;节育环的观念才被人们普遍接受,一些离县城较近地区的妇女主动戴节育环以控制生育。如,上述陕西眉县田家寨村妇女肖氏1967、1969、1971年?#21483;?#29983;了3 个子女后,担心再次怀孕带来的负担,1971年主动去医院戴了节育环:

   ……?#24605;?#22823;队?#30149;?#26469;去都经经给人讲?#25285;?#25140;环可以控制生育)呢,开会给人?#30340;亍?#21681;就可思量,到医?#21917;ィ?#25140;环)了消毒严些,?#24605;?#24320;会啥到村来给人戴些消毒不严,咱就到医?#21917;ィ?#25140;上)?#30149;d]

   直到1973年,陕西省革委会批转《陕西省计划生育工作会议纪要》,根据国家就生育问题提出的“晚(晚婚)、稀(拉开生育间隔)、少(少生)”原则,在农村普遍动员已经生有?#25945;?#25110;?#25945;?#20197;上的育龄妇女戴节育环或做结扎?#36136;酰?#21363;民间所?#20581;傲教?#21270;”政策。绝大多数符合条件的妇女才或自愿或被?#28982;?#38543;大流,采取了节育措施,基本结束了农村妇女生多生少无法控制的困境。

   值得注意的是,1973年陕西省“?#25945;?#21270;”政策出台后,没有男嗣的农户非常抵触。?#31508;保?#20892;业机械化水平很低,除了“五保户”[e]之外农村养老基本完全靠子女,对农民来?#25285;?#27809;有儿子不仅意味着家庭未来没有壮劳力、生计没有保障,而且晚年将无人养?#31232;?#25152;以,没有儿子的农村妇女拒绝戴节育环或做结扎?#36136;酰?#24819;方设法要生个儿子才安心。1950年出生的陕西凤翔妇女李氏1975年生下第二个女儿后,村干部要求她去做结扎?#36136;酰?#22905;不愿意,心里的想法很简单:“?#19968;?#27809;有儿子呢!不生个儿子,以后我老了谁给我养老?”[f]于是她东躲西藏,直到1979年生下儿子后,才去做了结扎?#36136;酢?


二、为娩所困:难以得到应有的?#23637;?/strong>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口述史   陕西   农村妇女   生育   困境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fjqdu.tw),?#25913;浚?a href="/data/search.php?lanmu=207">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fjqdu.tw/data/11907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fjqdu.tw)。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六合彩开奖
股票推荐群是怎么加到人的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基金配资地址 全网配资 信托理财平台 炒白银是什么 股票分析师炒股厉害吗 股票配资推荐·信任杨方配资 泰凌微电子上市的最新消息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