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彩开奖

李泽厚:关于中国现代诸作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43 次 更新时间:2019-11-03 01:07:55

进入专题: 鲁迅  

李泽厚 (进入专栏)  

   我是顽固的挺鲁派,从初中到今日,始终如此。我最近特别高兴读到一些极不相同的人如吴冠中、周汝昌、徐梵澄、顾随等都从不同方面认同鲁迅而不认同周作人、胡适。这些人?#38469;?#35748;真的艺术家和学问家,并非左翼作家和激进派,却都崇?#26032;?#36805;,鲁迅不仅思想好、人品好,文章也最好。

   ?#39029;縞新?#36805;,觉得他远超其他作家,包括超过张爱玲、沈从文等,当然也是郭沫若、茅盾、老舍、巴金等无法可比的。鲁迅具?#20852;?#20154;所没有的巨大的思想深度,又用自己创造的独特文体,把思想化作情感?#27966;?#20986;来,确实非同凡响。把张爱玲说成比鲁迅更高,实在?#23578;Α?#33402;术鉴赏涉及审美对象诸多因素的把握和综合性的“判断?#20445;?#19981;能只看文字技巧。张爱玲学《红楼梦》的细致功夫的确不错,但其境界、精神、美学含量等等,与鲁迅相去太?#35835;恕?#35201;论文字,陀思妥耶夫斯基恐怕不如?#26639;?#28037;夫,但他的思想力?#20154;?#25512;动的整体文学艺术水平却远非?#26639;?#28037;夫可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伟大正在于他那种叩问灵魂、震撼人心的巨大思想情感力量。

   就以鲁迅?#27492;擔?#25105;也只?#19981;?#20182;的散文诗《野草》和一部?#20013;?#35828;,例如《孤独者》、《在酒楼上》等,年轻时读了很受震撼。《朝花夕拾》也写得好,也很?#19981;丁!?#32933;皂》、?#29420;?#23130;?#20998;?#31867;就不行。他的杂文有不可否?#31995;?#25991;学价值,很厉害。我不?#19981;?#20182;的《?#36866;?#26032;编》,我觉得《?#36866;?#26032;编》基本上是失败的。《铸剑》是《?#36866;?#26032;编》中写得最好的,可说是唯一成功的。写作年代也较早,与其他各篇不同。

   我不?#19981;?#28369;稽戏,包括不?#19981;?#30456;声,总之,这也许与我的性格有关,只是个人的审美爱好罢了。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深刻的作品。鲁迅的《孤独者?#20998;?#25152;以震撼我,就是因为深刻,比《伤逝》深刻。《孤独者?#20998;?#20154;公魏连殳那种梦醒之后无路可走的大苦闷化作深夜中凄惨的狼嗥,让人闻之震撼不已,何等孤独,何等寂寞,又何等意味深长,那是极其炽热的声音,?#35789;?#38750;常冷静的笔墨。两者相加,才能有这效果。

   我并不?#19981;?#40065;迅那些太剧烈的东西,那些东西相当尖刻,例如骂梅兰芳为“梅毒?#20445;?#30007;人爱?#35789;?#22240;为扮女人,女人爱?#35789;?#22240;为男子扮,的确尖刻,但失公允,这只是一例而?#36873;?#34429;然读起来很过瘾,可是没有久远意义。鲁迅那些超越启蒙救亡的思想文字倒是有其长久意义,其人生感悟,是深刻的。鲁迅和冰心对人生都有一?#32456;娉系?#20851;切,只是关切的形态不同。可惜鲁迅被庸人和政客捧坏了。鲁迅被抬得那么高,是在解放后,解放前只有一部分人崇?#27492;?#20294;不是解放后的捧法。

   我不?#19981;?#21608;作人,特别对现在?#34892;?#30740;究者把周作人捧得那么高很反?#23567;?#40065;迅那么多作品让我留下那么深刻的印象,周作人则没有一篇。周作人的知识性散文,连学问也谈不上,只是?#25226;?#36259;”而?#36873;?#25105;不?#19981;?#21608;作人,归根结蒂还是不?#19981;?#20182;的整体创作境界太旧,功夫下了不少,但境界与明末作品相去不远。境界正是由思想深度和情感力?#20154;?#32452;成的。而思想和情感尽管如何超?#36873;?#36229;越、超绝,仍总有其历史和现实的根基。人们?#19981;?#25226;二周(周树人、周作人)相提并论,我不以为然。

   在中国现代作家中,我一直不?#19981;读?#20010;人,一是刚刚说过的周作人,还有一个就是郭沫若。一个太消极,一个太积极。我从来就讨厌郭沫若和创造社,我从不?#19981;?#22823;喊大叫的风格,创造社的喊叫?#21364;?#40065;又空洞。《女神》的喊叫与那个时代的呐喊之声还和?#24120;?#20294;我还是不?#19981;丁?#20182;那“天狗”要吞没一切,要吞没太阳,吞没月亮,我觉得太空洞,并不感到如何有力量。我对郭的某些(也只是某些)历史著作,如《青铜时代》中的一些文章以及某些甲骨考证很?#19981;叮?#21487;以看出他的确很聪明。我不?#19981;?#22823;喊大叫的作家和作品,但并不等于我就非常?#19981;?#23436;全不喊不叫的作品。例如周作人,他?#20849;?#21483;?#21073;?#24456;安静地品茶和谈龙说虎,但我也很不?#19981;丁?

   我一直也不大?#19981;?#32769;舍。老舍多数作品流于油滑,甚至连他的最著名的《骆驼祥?#21360;?#20063;不?#19981;叮?#30475;了这部作品,使人心灰意懒。我记得是十几岁时读的,和鲁迅一比,高下立见。我不否认他的某些成功的作品,《茶馆》的前半部相当成功,后面就不行了。但从总体上我不太?#19981;丁?#25105;很早注意到胡风对老舍的批评,胡风一点也不?#19981;?#32769;舍。我读鲁迅,总是得到力量;读老舍,效果正相反。也许我这个人不行,总需要有力量补充自己。

   文学界把茅盾的《子夜》这部书捧得那么高,奇怪。《子夜》是政治意识形态的形象表述,它想在书中表达对?#31508;?#20013;国社会最新的认识和回答中国社会的出路,然而,认识一旦压倒情感,文学性就削弱了。茅盾不满意冰心,正是不满意冰心没有改造中国社会的革命意识,只关注超越意识形态的“普遍”心灵。可是,如果人类心灵没有美好的积淀,能有美好的未来吗?老实说,要看茅盾的作品还是?#27492;?#30340;《霜叶红于二月花》等。我以为《动摇》就比《子夜》好,当然这可能是我的偏见。《子夜》有一些片段很好,但整体不行。

   巴金有热情,?#31508;?#35768;多青年走向延安,走上反封建之路,并不是读了《共产党宣言》,而是读了巴金的作品。但他的作品热情有余,?#26639;?#19981;足,可以说是缺少艺术?#38382;健?

   钱锺书是大学问家,甚至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无须来者了。他读了那么多的书,却只得了许多零碎成果,所以我说他买椟还珠,没有擦出一些灿烂的明珠来,永照千古,太可惜了。当然,这并不是否认他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但把他捧得像神一样的,我觉得不可理解。对小说?#27573;?#22478;》也是这样,我认为小说?#27573;?#22478;》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真是硬着头皮看完的。他卖弄英国人的小趣味,不仅不?#19981;叮?#36824;很不舒服,这大概又是我的偏见?!

   还有把非常复杂的社会现象和人性现象,简化为两种阶级的符号式的人物决一死战。思想简单,艺术粗糙。《暴风骤雨》尽管粗糙,还有片段的真实感,而《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却连片段的真实感也没?#23567;?#20294;在?#31508;?#20063;许可以起革命的作用。不过mzd本人却从不读这些作品,他也看不起它们。

   八十年代的文学很有生气,很有成就,起点比五四时代和以后高多了。当代作家有点浮躁,急于成功,少有面壁十年、潜心?#24618;啤?#19981;?#21490;?#38632;如何、只管耕耘不息的精神和气概。作家不可太聪明,太聪明可能成不了大作家。太聪明了,什么都想到、想透,想得很周全、精细,对各种事情有太强、太清醒的判断力,这样反而会丢掉生活和思想情感中那些?#34892;?#30340;、偶然的、独特的、最生动活泼的东西。扭曲自己的才能去适应社会,既要作品得名,又要生活得好,有名有利,但这在创作上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作家应该按自己的直?#23567;ⅰ?#22825;性”、情感去创作。我觉得作家不必读文学理论,但可以读点历史、哲学等,对历史还是对现实有敏锐和独特的感受,保?#32456;?#31181;感受才有文学的新鲜。读文学理论的坏处是创作中会有意无意地用理论去整理感受,使感受的新鲜性、独特性丧失了。我希望我们的作家气魄能更大一些,不必太着眼于发表,不要急功近利,不要迁就一时的政策,不要迁就各种气候。真正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是不怕被埋没的。

   文字来源于原鄉書院

   李泽厚,著名哲学家,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巴黎国际哲学院院士、美国科罗拉多学院荣誉人文学博士,德国?#24613;?#26681;大学、美国密歇根大学、威斯康星大学等多所大学?#22949;?#25945;授,主要从事中国近代思想史和哲学、美学研究。

   (摘编自《中国现代诸作家评论》1995年、?#29420;?#24565;与情爱的冲突》1995年、 《与刘再复的美学对谈录》2009年、《彷徨无地后?#32456;?#31435;于大地》2010年、《共鉴五四新文化》2009年、《浮生论学》2002年等)

  

  

进入 李泽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鲁迅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fjqdu.tw),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fjqdu.tw/data/118821.html

6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六合彩开奖
金祥彩票首页 竞彩比分过滤 豆豆江苏宜兴麻将 981棋牌手机版 欢乐斗地主残局攻略 河北快3综合走势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如何看网络棋牌频道 山东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闲来贵州麻将开挂神器